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飞越泡沫时代 > 1017. 拭目以待
听书 - 飞越泡沫时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017. 拭目以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大黑摩纪去年原定的出道发布会取消,当时看,像是岩桥慎一自顾不暇,亦或者是GENZO内部产生分歧,导致了计划的变更。

尤其大黑摩纪的经纪约在渡边万由美手里,她原定的出道突然取消,给业界旁观的势力们一种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之间的合作关系发生了变化的观感。

然而,事实绝非如此。

过后,与研音一方合作的电视制作公司宣布成立,岩桥慎一与渡边万由美之间牵扯的方方面面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也就意味着,两边的关系更加牢靠了。

新电视制作公司成立的通稿发布之后,周防郁雄就知道他打的想要趁机染指GENZO的算盘彻底落空。

不仅如此,周防郁雄原本是为了离间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才授意周刊把炮弹对准岩桥慎一。结果,对准岩桥慎一的炮弹,反倒促使GENZO加快扩张的脚步。BURNING系对GENZO的虎视眈眈,正凸显了岩桥慎一对于公司的无可取代,让他赚了个便宜。

GENZO规模越大,背后牵扯的势力越多越杂,不仅是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牢靠,周防郁雄也不敢轻易再对GENZO出手。

也就是在那时候,他第一次把目光放到大黑摩纪——那个被长户大幸一顿贬损、又被岩桥慎一推迟出道的女孩子身上。既然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的关系没有受到影响,再看待大黑摩纪的推迟出道,此事就耐人寻味。

如果不是岩桥慎一拿大黑摩纪开刀,为了跟渡边万由美掰手腕。那就反过来想,大黑摩纪身上,背负着更加重要的某种可能性——

所以,周防郁雄授意马场俊一出马,想办法让大黑摩纪离开GENZO。

假如岩桥慎一推迟她的出道,背后另有隐情的话,这就是他这局棋下到现在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如果把这颗棋子拿走,那么,岩桥慎一接下来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最关键的一步被岩桥慎一顺利走完,周防郁雄不认为挖走大黑摩纪,会对他造成打击,但挖走她,打乱岩桥慎一的计划,他往上走的路,就多了个障碍物,必须要重做考量。

挖走大黑摩纪,随便把她介绍去哪家公司也好,只要她离开GENZO,岩桥慎一的算盘就要抹平了重打。

艺能界是最注重时机的地方,遇到好时机,飞黄腾达,遇到坏时机,再多本领也无法施展。靠着乐队起家的岩桥慎一,就是遇到了好时机。但周防郁雄不认为好时机能一直掌握在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手里。

然而,周防郁雄低估了岩桥慎一在大黑摩纪心里的地位。

马场俊一是周防郁雄的左膀右臂,替他出马做过不少摘桃子的事,当红的明星艺人,也架不住马场俊一出马劝说,愿意离开原事务所加入BURNING系。

但大黑摩纪就不为所动。挖角大黑摩纪的计划失败,周防郁雄也就只能看着岩桥慎一把这局棋怎么下完。

当大黑摩纪的出道宣传大张旗鼓进行,世间的目光都被聚集到这个GENZO即将推出的超级新人身上的时候,从岩桥慎一取消她的出道、再到如今超规格的宣传待遇,一直以来的桩桩件件,也就都在周防郁雄的眼前串了起来。

……

BURNING事务所。

周防郁雄听完GENZO送去各家电视台和广播放送局的大黑摩纪出道单曲的宣传盘,脸色阴沉,说了句:“长户看走了眼。”

坐在他下手的马场俊一,听到这句话,神情一动,但什么都没有说。

大黑摩纪的出道单曲由她自己创作词曲,连编曲都有她本人参与,是个十足的全才人物。最重要的是,曲子写得十分出色精彩,其才华绝对是一流的。除此之外,还有爆发力十足的歌声,只是听她唱歌,就感觉到她那份能横扫一切的气势。

这样的人,听到她的歌声,任谁也得忍不住驻足。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被长户大幸说成是个眼高手低、只能当个和声的平庸之辈。

……就因为长了一张平凡普通的脸,是吧?

跟长户大幸共事这一年,周防郁雄对这个制作人偏爱相貌出众的歌手的选人眼光,早就清楚不过。长户大幸注重外貌的程度,到了连挑选办公室的职员也要挑剔一番外貌的程度。

周防郁雄也清楚外貌的重要性,对长户大幸挑选新人时的这个癖好没有什么意见。然而,当听着大黑摩纪的单曲,想到此时此刻,东京的大街小巷都是大黑摩纪的宣传,实在不能不对长户大幸这个失误,在内心感到不悦。

听了大黑摩纪的出道单曲,也就能明白,为什么岩桥慎一敢把赌注压到大黑摩纪身上,特意推迟她的出道,只为了此时此刻,将她一举推到大众面前,将“GENZO不止有乐队”这件事,通过大黑摩纪的出道传达出去。

他敢如此大胆行事,无非就是因为对她无比看好。大黑摩纪这张牌,就是岩桥慎一手里可以打的,最好的一张SOLO牌。事实证明,岩桥慎一没有看错。

看错了的人是长户大幸。

周防郁雄既然没有撬走岩桥慎一这张牌,就只能在现在,看着他把这张牌打出去。不仅如此,尽管大黑摩纪的出道单曲还没有正式铺上货架,他先已经在心里,预见到了胜负结局。

此时此刻,东京的大街小巷,有关大黑摩纪的宣传铺天盖地,大众的好奇心和期待感都被吊到了最高点,而听着她的出道单曲,周防郁雄几乎可以确定,这张单曲不会让大众的好奇心落空,至少不会令期待反弹成失望。

当年,周防郁雄也是以歌手经纪人起家,用自己的眼光发掘过畅销歌手的,对于一支单曲有没有畅销的潜力,也并非是门外之人。

听完了大黑摩纪自作自唱的出道单曲,再想起自己询问长户大幸,有关大黑摩纪的事时,长户大幸一口咬定大黑摩纪毫无才能的那番话,周防郁雄心里堵了一口气。

假如长户大幸当时留下了大黑摩纪,那此时此刻,对BURNING系来说,该是多大的好处!

偏偏,长户大幸把她贬损的一文不值,她却被岩桥慎一收下后珍而重之的对待。

当时,长户大幸一副岩桥慎一是捡走了他看不中的垃圾、还拿回去当宝贝的语气。结果,却是他自己目光短浅,以貌取人,放走了这么个人才。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再对长户大幸的做法感到不悦也没意思。

周防郁雄想起马场俊一还在座,把眼神投向自己的左膀右臂,玩笑道:“怪不得。我现在可算明白,为什么这个大黑摩纪,对你的话不屑一顾。”

马场俊一相当捧场的跟着笑了一下,附和道:“岩桥桑对这位大小姐,可不止是知遇之恩。”还捡起了她在长户大幸那里被打落在地的自尊心,给了她足够的尊重。

这样一来,她死心塌地相信岩桥慎一,就不叫人意外,倒不如说,如果她接受了马场俊一的劝说,那才叫人另眼相看。

周防郁雄问马场俊一,“VERMILLION那边,长户桑是要力推那个叫上杉的,对吧?”

马场俊一微微欠身,“长户社长撮合了上杉君,还有另外两个男青年,准备继续以乐队的形式出道。按长户桑的想法,是效仿BOOWY那样的形式的一支乐队。”

BOOWY是那支以布袋寅泰和冰室京介为中心的,早在1987年就已经宣布解散的超级乐队。

上杉升和那两个男青年,三个人是懂得作曲,但才华要跟布袋寅泰和冰室京介那样的天才比起来,显然不是一个等级。何况,按长户大幸的打算,还是要让这支新组成的乐队唱公司作曲家提供的歌曲。

织田哲郎是已经得到了畅销认证的作曲家,唱他的歌曲,更能保证销量。

说是效仿BOOWY的形式,长户大幸要让乐队效仿的,显然是BOOWY的舞台风格、衣着打扮之类。上杉升那张桀骜的脸,跟BOOWY那种不苟言笑的风格倒也搭调。

马场俊一这么说,周防郁雄也不意外。

他点点头,“接下来,就看长户桑怎么大展身手了。”顿了顿,又问,“新的唱片部门组建的进度怎么样?”

马场俊一露出个请他放心的表情,“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公司面试了大量的乐手,也广泛听取各种试唱带,星探也在各大城市的地下音乐圈行动着。”

“还缺几个金牌制作人。”周防郁雄补充道,“VERMILLION可不是长户桑的一言堂。”

马场俊一点头,“您说的是。”

“长户桑是制作乐队的名手,在推出乐队这件事上,马场,你要全力支持长户桑的工作。”周防郁雄说。

马场俊一点头,应下来。

“但在乐队之外,推出更加丰富多样的歌手类型,也是当务之急。”周防郁雄看向马场俊一,“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年代,都需要SOLO歌手。”

“站上舞台的形式,无非就是那几种。要么单人登台,要么多人登台。”周防郁雄说的像是废话,但却是再正确不过的事实。在乐队这个“多人”的形式正当风光的现在,如果要制作乐队以外的新东西,自然是要从“多人”转向“单人”。

GENZO的岩桥慎一,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去制作SOLO歌手,无非是也清楚知晓这一点。

马场俊一欠欠身,“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他脸上不动声色。

周防郁雄重又把目光放到桌案上大黑摩纪的那张宣传单曲上面。

歌手推出一张新单曲,制作完成、进行压制的时候,会特别压制一批用来宣传的单曲,送到电视台、广播放送局、广告商、以及唱片商那里。等到他们听过之后,再根据对单曲的印象,决定要不要在节目里起用这首歌,决定订货的时候定多少张。

“大黑摩纪如果一举走红,那位岩桥君,可又让他走了精彩一步。”周防郁雄感慨,“这样的人,就让人想要全力支持他,看看他到底有怎样的程度。”

这话说得还有点温情脉脉,像是对岩桥慎一这个人充满欣赏。

不过,马场俊一可不认为周防郁雄是起了什么惜才之心,倒不如说,是在可惜这样的人不能为他自己所用。

“但现在看来,”马场俊一小心翼翼接话,“这位岩桥桑,也不需要谁的支持。”

岩桥慎一不能为周防郁雄所用,但他也没有为其他人所用。渡边制作一系,和他保持的也是合作关系。或者说,如果渡边万由美不是想和他合作、而是想把他收为己用,那么,这段关系也就不复存在。

“说的是。”周防郁雄的神情变得轻松起来。

岩桥慎一不是甘居人下,俯首称臣的那种人。所以,除非下了决定要与他为敌,否则,要和这个人打交道,就要想方设法,包装成“合作”的关系。

GENZO规模壮大,岩桥慎一还是唱片公司的灵魂人物。至少现在,明着和他为敌,不是个好选择。

而GENZO又参与了新电视制作公司的成立,电通也跟着掺了一脚。现在这个刚起步的阶段,要是给岩桥慎一使绊子,电通第一个要跟BURNING系发难。

暂时不能与他为敌,比起井水不犯河水,不如改变策略。

周防郁雄想到这儿,跟马场俊一说,“我们在这里聊了半天岩桥君,说了一堆他的好话,他本人也不知道。”

马场俊一接话,“确实,有点可惜,不能令岩桥桑得知周防社长的心意。”

周防郁雄笑了一声,拿起大黑摩纪的这张宣传单曲,“这个SOLO新人要是能够走红,那岩桥君可就要成为偶像、乐队、SOLO歌手,样样精通的点金手了。”

“这样的点金手,业界还有谁?”

马场俊一猜着周防郁雄心里在想什么,配合着回了句:“除了岩桥桑还有谁呢。”

要是大黑摩纪真的能一炮而红,那岩桥慎一的这局棋就大获全胜。

周防郁雄重拾那个想法:不论要与GENZO为敌还是为友,这个大黑摩纪身上,都大有文章可做。

“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好了。”周防郁雄期待的语气,仿佛大黑摩纪是他手下的歌手一般。

既然撬不走岩桥慎一手里的这张牌,那就看看他到底要怎么打,他大张旗鼓做的这一番准备,能够收获到怎样的效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