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国王是怎样炼成的 > 第二十五章 波折丛生
听书 - 国王是怎样炼成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五章 波折丛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国王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

县丞现在心情很是着急,县令要是出了什么事,他那位郡守兄长怪罪下来,他至少也要落个撤职查办。

但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走在最后面的那个捕快屁股上中了一箭,倒在地上直喊疼。

路大夫躲回拐角处,心中念了一声“罪过”,大夫本是治病救人的,他现在却因要救人而伤人,也不知孰对孰错。

路大夫看着手中的这把手弩,脸上浮现古怪之色,他本来只打算买块黑布蒙面,谁知布店老板拉着他直接来到了后院。老板推开一扇门,出现在路大夫眼前的是一排排架子,架子上大刀,长矛,利剑,弓箭等应有尽有。

他怕扔石头留不住这帮捕快,就挑了这把最小巧的手弩,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县丞有些傻眼,现在是什么世道啊,前有暴民袭击县太爷,现在又有人公然射击官差,真是翻了天了。

不过县太爷要紧,他吩咐了五六个捕快去捉拿贼人,自己继续带着人去救援县太爷。

路大夫见状,大感不妙,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了街边房屋的屋顶。

路大夫躲在了屋顶的檐角后面,瞄准县丞,“嗖”的一声,将弩矢射了出去。

县丞应声而倒,摸着血流不止的大腿,看到了屋顶上的路大夫,大叫:“抓住他。”救援县令只是为了保住官位,但如果自己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好救的。

捕快们拔出刀来,一拥而上。

路大夫见目的达到了,也不想和官差多做纠缠,扔下手弩,跳到房屋的后面,揭下蒙面布,向着城门口跑去。

捕快们跑到了房屋后面,只发现一把手弩和一块蒙面布,贼人远远地只能看见一个背影。

领头一人大喊一声“追”,捕快们纷纷追了上去。

......

路大夫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门,心中很是欣喜,却不料后方远远地传来一声“不准出城”,路大夫无奈,只能迅速混入人群之中。

领头的捕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城门口,对着城门官说道:“现在禁止放任何一个人出城,若是走脱了贼人,拿你是问。”

领头的捕快对着人群大喊:“你们之中有一个贼人,公然袭击官差,还射伤了县丞,在贼人没抓住之前,你们谁都不能走。”

捕快们仔细审视着人群,顿时懵了,他们一直就只看到贼人的背影,现在贼人钻入人群,哪还能分辨得出。

捕快们很是无奈,若是让人出城,贼人就会走脱,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他们可担待不起;但如果不放行,时间一长,人越聚越多,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捕快们和人群空耗着,人群渐渐有了不满之声。

“找到没有,我还要回家吃饭呢。”

“我妻子还等着我带药回去救命呢。”

“我田里的草还没锄呢。”

“耽误了交货时间,我就赔大发了......”

捕快们拔出大刀,喊道:“再有喧哗着,先问过我们兄弟手中的刀。”

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捕快们头上渗出了汗水,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再找不到就真得放行了。

远远地,县丞由一个捕快背着赶了过来,捕快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出了事就不用他们顶着了。

捕快把县丞放了下来,扶着他走到了人群面前。

县丞的大腿只是草草地包扎了一下,走一步就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恶狠狠地看着众人,企图找出袭击他的人。

“咦,这身形,这轮廓,这发型,”县丞嘴里嘀咕着,指了几个人说道:“你,你,还有你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大人,我就是一个卖鞋的,抓我干什么?”

“大人,我是进城卖柴火的,怎么会袭击官差呢?”

“大人,我就是个猎户,今天来卖兽皮的。”

“嗯,猎户?你最可疑,来人,统统带走。”县丞心里很是愤怒,一想到贼人将要走脱,他就感觉大腿隐隐作痛。至于这三人,嘿嘿,真凶没抓到,但总归要有一个交代,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吧。

路大夫很庆幸,他刚刚低着头,前面那个胖大婶刚好将县丞的视线完全挡住。路大夫低着头,正要出城,却发现县丞看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交,路大夫暗暗叫苦,果不其然,县丞一张脸变得无比狰狞,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原来是你,路大夫,没想到啊,悬壶济世的路大夫竟然是个视律法于无物的贼人,若非本官今日留了个心眼,你不知还要伪装多久。”

路大夫拱了拱手,说道:“大人,话可不能乱说,草民一向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又怎么会知法犯法呢?”

县丞很是愤怒,说道:“你莫要狡辩,就算你化成了灰,本官也能认出你来。更何况,你腰间的那块玉佩本官还是能认得出的。”

路大夫哈哈大笑,说道:“大人莫要说笑,草民这块玉佩是街边一个摊子里买的,十个铜板一块。再说,大人说草民是贼人,那草民可否问一句,我为何要袭击官差?”

“这......”县丞一下子说不出话了,他也不明白路大夫为何袭击官差,,但他不想放过他,说道:“原因你自己清楚,来人,带回去仔细审问,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人群一下子骚动了起来,但捕快们一将大刀出鞘,人们立刻噤声了。

县丞很是满意地看着这一幕,大喊一声“带走”,便要回县衙。

但只听得一声“慢着”,一个全身披甲的将军从城门外驾马而入,身后跟着十几名骑兵。

县丞看着这将军,面容白俊,身材颇为瘦弱,但整个人却透出一股铁血之气,不由泛起了嘀咕。如此瘦弱竟然当上了将军,看这装束,好像是上郡狼牙军。

县丞很是疑惑,由两个捕快搀扶着迎了上去,说道:“下官云夕县县丞,有伤在身,不便行礼,往上官见谅,敢问上官是?”

那位将军拉着缰绳,说道:“本官上郡郡尉张佑成。”

县丞心中一惊,郡尉,那是比他不知道大上多少级的官,怎么好好的上郡首府苏云城不待,跑到这了,于是问道:“敢问上官所为何事。”

张佑成面露悲戚之色,说道:“吾父遭一名为胡天的村民毒打,本官今日来,一是抓这胡天,二是听说本郡名医路大夫在此,特意赶来。”

路大夫看着张佑成,面露疑惑之色,上前行了一礼说道:“敢问大人,令尊是?”

张佑成翻身下马,扶住路大夫,说道:“你就是路大夫吧,无需行此大礼,吾父与你乃是至交,你这一礼我可受不得。”

路大夫恍然大悟,捋着胡子,说道:“你是张老的儿子,怎么张老没和我说过呢。”

张佑成低下了头,说道:“说来惭愧,我寒窗苦读十数载,到头来却当了个武官,虽是郡尉,吾父却深以为耻,自然不会提起。”

路大夫摇了摇头,叹道:“糊涂啊,糊涂,文能安邦,武能卫国,这二者哪有什么高下之分。”

张佑成深以为然,但子不言父过,他又能说些什么。

县丞看着两个人热烈地交谈着,已经完全傻了眼,现在他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不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单就说那些杀气腾腾的骑兵,就不是捕快所可比的。

张佑成拉着路大夫的手,两人慢慢地向城外走去。

县丞见状喊了一声“慢着”,张佑成转过身来,满脸不善地看着他。

县丞一下子就泄了气,谄媚地说道:“大人远道而来,不进城休息一会?”

张佑成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拉着路大夫继续向前走,骑兵们骑在马上,看了县丞几眼,笑着跟上了张佑成。

县丞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脸打得太响了。

......

行至路口,张佑成拱了拱手,说道:“路大夫,咱们就在此别过吧,上郡已经变成了是非之地,还望早点离开。”

路大夫还了一礼,说道:“不是请老夫去给张老治伤吗?”

张佑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父亲无碍,静心调养一阵子就好了。父亲怕你有难,特命我来救你。”

路大夫有些感动,有些哽咽地说:“你父亲有心了,替我谢谢他。”

“路途遥远,这匹马你或许需要。”张佑成牵来自己的马,把缰绳递给了路大夫。

路大夫摆摆手,赶忙推辞,却见张佑成一言不发,态度甚是坚决,无奈之下接过缰绳,上了马,说道:“告辞。”

......

路大夫骑着马在乡间小路上疾驰,忽见前头一棵倒下的大树挡住了去路,连忙拉住了缰绳。

马匹的速度降了下来,路大夫很是奇怪,无缘无故哪来的大树,却见路两旁窜出一群蒙面人,迅速包围了他。

路大夫拱了拱手,说道:“各位壮士,不知有何贵干,若是为财,老夫还有些银两,壮士大可以拿走享用。”

蒙面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举起刀便往路大夫身上砍去。

路大夫大惊失色,这压根就不是强盗啊,没听说强盗有这么凶悍的。路大夫拔马欲走,奈何被团团围住,只听“铛”的一声,随后路大夫只感觉后脑勺被重重一击,很快失去了知觉,软软地倒下马去。

“大人,这是何故,为何不杀了他?”其中一个蒙面人见自己大刀被挡了下来,问道。

为首的黑衣人将刀鞘捡了起来,冷冷说道:“蠢货,你看不出这马有问题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